第79章 保護你是我的責任

文 / 夜闌珊珊

章節錯誤/點此舉報 點擊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“愛國他媽,你干啥勒,沒影的事,你吵吵個啥!

    蕭爺爺臉色一沉,拐杖敲著地面,咚咚響,不發怒的時候跟普通老頭子差不多,生起氣來渾身充滿蕭然之氣,畢竟是戰場上下來的人,板著臉還是挺嚇人的。

    楊秀蓮嫁到蕭家幾十年了,跟蕭爺爺從來也沒紅過臉,卻非常的害怕他,但凡蕭爺爺臉色一沉,晚上關上門蕭大壯對她就是一頓打,盡管有時候楊秀蓮也不知道自己錯那兒了。

    可今天不一樣,有錯的是田小七,她作為一個‘稱職’的婆婆,教導兒媳婦是應該的。

    “爸,是小彬媳婦兒她……她丟人了,搞破鞋,作風不正……”

    蕭爺爺臉色一沉:“你親眼看到了?”

    “我沒有,可大家都親眼看到了,他們來都滾到草垛里了……”楊秀蓮說。

    “誰會那么傻,大白天當著那么多人的面滾草垛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爸,是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楊秀蓮還要再說什么,蕭爺爺揮揮手:“別說了,小七跟胡醫生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,不是你想的那樣,你回去做你的飯,別瞎摻和!

    圍著看熱鬧的人一聽,田小七和胡醫生的事情,蕭爺爺早就知道,這又是個什么情況,可是還想打聽什么,卻不能了。

    蕭爺爺拄著拐杖回自己房間了:“小彬,收拾好的時候,來爺爺屋里一趟,爺爺有話跟你說!

    外面的人終于散了,田小七精疲力盡的靠在床上,委屈的淚水像是下暴雨的天,不停地流,前世今生她都沒覺得這么窩囊過。

    胡永剛,還是那么不好對付,現在又放出這種流,以后她該怎么辦呀?

    蕭彬把藥箱放屋里,又把屋里收拾好,看到田小七默默的流淚,他站在她的身旁,伸出粗糙的大拇指給她擦了擦:“小七,不管發生了什么事,都有我!

    田小七一下子抱著蕭彬的腰,哭得差點暈過去。

    蕭彬拍拍她的肩膀,沉穩道:“你歇著吧,我去爺爺那里!

    田小七點點頭,胡醫生的事情,她已經原原本本的告訴蕭爺爺了,現在不管她怎么解釋,只怕蕭彬也不會相信她,而且她累了一天,解釋了那么多,沒有一個人肯聽她的。

    幸虧蕭爺爺全都知道,由他告訴蕭彬是最好不過了。

    田小七躺床上生一會兒氣,也想不出對策,蕭彬去了蕭爺爺那邊一趟,快要吃飯的時候,他回來了,手上端著饃菜湯放在外面的小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胡醫生的事情爺爺都告訴我了,梁茹給你的信呢,我能看看不?”

    田小七從兜里掏出梁茹給她的信,信封都已經磨爛了,可見田小七經常拿出來看。

    蕭彬接過信,跟梁茹同學那么久,她的字他一眼就能認出來:“去吃飯吧,一會兒飯涼了傷胃!

    田小七把頭扭到一旁:“吃不下!

    “吃不下你便輸了,身體搞垮了,你怎么對付害你的人呢?”蕭彬勸道。

    田小七睜著明亮的眼睛直視著蕭彬:“你相信我?”

    “噗嗤!笔挶蛐α,“你是我媳婦,我不相信你,相信誰?”

    外面的蜂窩煤,蕭彬給換了一塊,上面熬著藥,桌子上放著飯菜,屋里雖然還很濕,蕭彬已經打掃過了。

    田小七坐在桌子前吃飯,蕭彬迅速的把信給看完了:“這事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田小七掃了蕭彬一眼,沒想到是他先問的她:“直覺,我認為兩件事都是胡永剛做的,但是現在已經沒有證據證明了,他這個人做事縝密,沒有留下任何把柄,唯一的線索就是魏淑琴,我去找了她兩回,什么都沒問出來!

    “胡永剛也去看望魏淑琴了,大概他們說了什么,今天下午胡永剛逼問我,是不是知道他是兇手?我什么都沒說,我也不知道他都知道了什么,結果糾纏的時候,被魏淑芬看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蕭彬捏著信點點頭:“整個事情的關鍵還是魏淑琴,既然她是冤枉的,為什么她不肯讓你幫她翻案?”

    田小七‘哧’的冷笑一聲:“肯定為了胡永剛唄,那天我跟她說她是被冤枉的,害她的人是胡永剛,她竟然說我騙她,這個女人,真的很愚蠢,我猜胡永剛肯定對她做了什么,或者魏淑琴也喜歡胡永剛,要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田小七忽然想起那天公安來查縱火犯的時候,魏淑芬激動的樣子,若不是胡永剛從中挑撥,親姐妹怎么會反目成仇?

    蕭彬把信折疊起來塞到自己兜里:“行了,這件事你就別管了,你先吃飯吧,我出去一趟!

    田小七怕他去找胡永剛打架,連忙拽著他的衣角:“你別去找他,他這個人狡詐的很,我已經被他害了,你不能再吃虧!

    蕭彬笑了,揉了一下田小七的頭:“放心吧,我沒有你那么笨!

    說完,蕭彬就離開了,留下田小七一臉黑線……

    蕭彬從院子里出來后,理清了事情的經過,先去了一趟魏書記的家,他背著藥箱去給魏書記看診,雖然魏書記口不,身子不能

    “愛國他媽,你干啥勒,沒影的事,你吵吵個啥!

    蕭爺爺臉色一沉,拐杖敲著地面,咚咚響,不發怒的時候跟普通老頭子差不多,生起氣來渾身充滿蕭然之氣,畢竟是戰場上下來的人,板著臉還是挺嚇人的。

    楊秀蓮嫁到蕭家幾十年了,跟蕭爺爺從來也沒紅過臉,卻非常的害怕他,但凡蕭爺爺臉色一沉,晚上關上門蕭大壯對她就是一頓打,盡管有時候楊秀蓮也不知道自己錯那兒了。

    可今天不一樣,有錯的是田小七,她作為一個‘稱職’的婆婆,教導兒媳婦是應該的。

    “爸,是小彬媳婦兒她……她丟人了,搞破鞋,作風不正……”

    蕭爺爺臉色一沉:“你親眼看到了?”

    “我沒有,可大家都親眼看到了,他們來都滾到草垛里了……”楊秀蓮說。

    “誰會那么傻,大白天當著那么多人的面滾草垛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爸,是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楊秀蓮還要再說什么,蕭爺爺揮揮手:“別說了,小七跟胡醫生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,不是你想的那樣,你回去做你的飯,別瞎摻和!

    圍著看熱鬧的人一聽,田小七和胡醫生的事情,蕭爺爺早就知道,這又是個什么情況,可是還想打聽什么,卻不能了。

    蕭爺爺拄著拐杖回自己房間了:“小彬,收拾好的時候,來爺爺屋里一趟,爺爺有話跟你說!

    外面的人終于散了,田小七精疲力盡的靠在床上,委屈的淚水像是下暴雨的天,不停地流,前世今生她都沒覺得這么窩囊過。

    胡永剛,還是那么不好對付,現在又放出這種流,以后她該怎么辦呀?

    蕭彬把藥箱放屋里,又把屋里收拾好,看到田小七默默的流淚,他站在她的身旁,伸出粗糙的大拇指給她擦了擦:“小七,不管發生了什么事,都有我!

    田小七一下子抱著蕭彬的腰,哭得差點暈過去。

    蕭彬拍拍她的肩膀,沉穩道:“你歇著吧,我去爺爺那里!

    田小七點點頭,胡醫生的事情,她已經原原本本的告訴蕭爺爺了,現在不管她怎么解釋,只怕蕭彬也不會相信她,而且她累了一天,解釋了那么多,沒有一個人肯聽她的。

    幸虧蕭爺爺全都知道,由他告訴蕭彬是最好不過了。

    田小七躺床上生一會兒氣,也想不出對策,蕭彬去了蕭爺爺那邊一趟,快要吃飯的時候,他回來了,手上端著饃菜湯放在外面的小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胡醫生的事情爺爺都告訴我了,梁茹給你的信呢,我能看看不?”

    田小七從兜里掏出梁茹給她的信,信封都已經磨爛了,可見田小七經常拿出來看。

    蕭彬接過信,跟梁茹同學那么久,她的字他一眼就能認出來:“去吃飯吧,一會兒飯涼了傷胃!

    田小七把頭扭到一旁:“吃不下!

    “吃不下你便輸了,身體搞垮了,你怎么對付害你的人呢?”蕭彬勸道。

    田小七睜著明亮的眼睛直視著蕭彬:“你相信我?”

    “噗嗤!笔挶蛐α,“你是我媳婦,我不相信你,相信誰?”

    外面的蜂窩煤,蕭彬給換了一塊,上面熬著藥,桌子上放著飯菜,屋里雖然還很濕,蕭彬已經打掃過了。

    田小七坐在桌子前吃飯,蕭彬迅速的把信給看完了:“這事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田小七掃了蕭彬一眼,沒想到是他先問的她:“直覺,我認為兩件事都是胡永剛做的,但是現在已經沒有證據證明了,他這個人做事縝密,沒有留下任何把柄,唯一的線索就是魏淑琴,我去找了她兩回,什么都沒問出來!

    “胡永剛也去看望魏淑琴了,大概他們說了什么,今天下午胡永剛逼問我,是不是知道他是兇手?我什么都沒說,我也不知道他都知道了什么,結果糾纏的時候,被魏淑芬看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蕭彬捏著信點點頭:“整個事情的關鍵還是魏淑琴,既然她是冤枉的,為什么她不肯讓你幫她翻案?”

    田小七‘哧’的冷笑一聲:“肯定為了胡永剛唄,那天我跟她說她是被冤枉的,害她的人是胡永剛,她竟然說我騙她,這個女人,真的很愚蠢,我猜胡永剛肯定對她做了什么,或者魏淑琴也喜歡胡永剛,要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田小七忽然想起那天公安來查縱火犯的時候,魏淑芬激動的樣子,若不是胡永剛從中挑撥,親姐妹怎么會反目成仇?

    蕭彬把信折疊起來塞到自己兜里:“行了,這件事你就別管了,你先吃飯吧,我出去一趟!

    田小七怕他去找胡永剛打架,連忙拽著他的衣角:“你別去找他,他這個人狡詐的很,我已經被他害了,你不能再吃虧!

    蕭彬笑了,揉了一下田小七的頭:“放心吧,我沒有你那么笨!

    說完,蕭彬就離開了,留下田小七一臉黑線……

    蕭彬從院子里出來后,理清了事情的經過,先去了一趟魏書記的家,他背著藥箱去給魏書記看診,雖然魏書記口不,身子不能

    動,可他腦子還是很清楚的。

    魏書記現在由弟弟一家照顧,雖然照顧的不是很精細,卻也差不多,只是空蕩蕩的院子黑漆漆的,除了他沒有別人。

    蕭彬推門進來的時候,發現屋門都沒鎖,整個院子暢通無阻。

    大概過了十幾分鐘,蕭彬就從魏書記的家里出來了,他背著藥箱回家去了。

    整個過程雖然都被胡永剛看在眼里,可是他什么也沒發現。

    蕭彬回來的時候,田小七的藥已經熬好了,她正在把藥倒碗里,看著她被燙的跳腳,蕭彬覺得好笑,怕她把藥罐子給摔了,趕緊接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小七,明天一早我送你回娘家!

    “為啥?”田小七心里一驚,難道蕭彬真的要跟她離婚?

    “避避風頭,做出我們要離婚的假象,讓胡永剛放松警惕,以后的事情就好辦了,但是至于最后是個什么結果,只能讓公安人員來說!笔挶蛘f。

    田小七拍拍胸口:“只要你不跟我離婚,你說什么,我都聽你的?墒俏蚁敫阋黄饘Ω逗t生,你一個人單獨面對他,我擔心你!

    蕭彬笑了笑:“不用,你是我媳婦,保護你是我的責任!盻soso ( 嫁表叔 http://www.gkswtjzb.buzz/236/236192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。

棋子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,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.gkswtjzb.buzz

閑書網|最愛你的那十年|蜜汁燉魷魚小說|都市之最強狂兵陳六何沈輕舞|卡森小說網|豪婿免費全文閱讀|煉氣五千年|趙權趙權小說|秦苒程雋小說|在線小說網|葉辰夏若雪孫怡最新章節|林簾湛廉時免費閱讀|葉凡唐若雪|岳風柳萱小說|黃小龍宋雨茹免費閱讀|神都猛虎岳風柳宣免費閱讀|林陽蘇顏小說免費閱讀|元卿凌宇文皓免費閱讀|陳平江婉全文免費閱讀|葉雄全文免費閱讀|葉辰蘇雨涵葉萌萌|江瑟瑟靳封臣全文免費閱讀筆趣閣|顧霆琛時笙全文免費閱讀|蕭陽葉云舒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|華麗逆襲免費閱讀|沈蔓歌葉南弦全文免費閱讀|秋風瑟瑟解我意免費閱讀|主角是岳風的小說免費閱讀|楊瀟唐沐雪小說|陳歌馬曉楠在線閱讀|戰龍歸來林北免費閱讀筆趣閣|葉辰蕭初然免費閱讀|蘇允柳媛至尊小說在線閱讀|趙洞庭穎兒小說筆趣閣|林亦可和顧景霆全文免費閱讀|葉辰仙武帝尊免費閱讀|重生侯府嫡女沈清辭|沈繁星薄景行免費閱讀|上門女婿韓東韓東免全文費閱讀|
广西麻将手机版全部 皇家aaa万人炸金花 私人彩票平台哪个好 今日14场胜负彩预测 七乐七乐彩走势图 pc蛋蛋走势图500 甘肃11选5买 浙江快乐12基本走势图 有彩金捕鱼 乐赢国际官方网站-点击进入 曾道人二肖中特图 广东透码网址免费透码 体彩七星彩开奖 甘肃11选5六码遗漏 快乐十分 mg电子游戏漏洞最多的 北京时时彩开奖视频直播 一 Welcome